‘形同虚设’的宪法、秘密诉讼之恶、考验 G20和‘新’民粹—Newsletters(12.7.2018)

如何才能轻松绕过宪法的制约?——— 加‘眼’;民主的核心原则如何被破坏?——— ‘机密’;是谁输掉了 G20 的考验?——— ‘没时间’;北京的审查如何注入了中英翻译软件?——— ‘天安门’;当今的技术如何导致了民粹主义的蓬勃发展?——— ‘百忧解时代’;高堡奇人的新剧情是什么?——— GPS;记者批评当局的结果是什么?——— 驱逐出境; 别相信那些你最关心的消息!

-1

NEW LAW COULD GIVE U.K. UNCONSTITUTIONAL ACCESS TO AMERICANS’ PERSONAL DATA, HUMAN RIGHTS GROUPS WARN: NINE HUMAN RIGHTS and civil liberties organizations sent a letter to the U.S. Justice Department today objecting to a potential agreement between the United States and the United Kingdom that would give British law enforcement broad access to data held by U.S. technology companies.

【绕过宪法的制约】九个人权和公民自由组织致函美国司法部,反对美国和英国之间的情报共享协议,该协议将使英国执法部门能够广泛获取美国科技公司持有的数据 #privacy CLOUD 法案允许总统与外国政府之间达成所谓的执行协议。这些协议其中第一个就是与英国签订的,将授权外国执法机构命令美国科技公司在没有手令的情况下获取个人隐私数据。

虽然 CLOUD 法案要求外国警察不能“故意针对美国人或美国居民”,但法律并未阻止外国警察机构监听美国公民或居民的通信。如果目标人是英国公民,其和美国公民之间的任何通信都将被移交给伦敦警方。

该法案还规定,外国警察机构可以在没有逮捕令的情况下获得美国公民的通信,然后可以与美国执法部门共享。以这种方式获得的数据不能用作美国法院的证据,因为其收集过程违反第四修正案的保护。但是,地方、州或联邦执法机构都可以在获得手令后重新获得通信——这是一种有争议的执法行为,称为“平行施工”。

  • 关联:我们曾经在“透明度革命”系列文章中介绍过这种方法,它能成功绕开民主国家的法律限制。这是该方法第一次被证明,而远非首次被使用——— 简单说它正是 5眼、9眼、14眼联盟存在的目的之一,详细《最佳庇护所和跨国维稳——— 透明度革命的未来

-2

ACLU Seeks Secret Ruling That Stopped Feds From Hacking Facebook Messenger. That’s what the Justice Department reportedly asked Facebook to do: dismantle the privacy measures that protect user communications on Messenger.

【秘密之恶】民主制度的核心原则是人民必须在约束他们的法律中有发言权。这就是秘密司法程序和意见特别令人不安的原因。然而,今年夏天,一场可能影响数百万公民私人通讯的重大法律纠纷完全是秘密诉讼 #privacy #democratic 根据路透社和“华盛顿邮报”的报道,司法部要求联邦法院下令强迫 Facebook 在 Facebook Messenger 上窃听加密的语音通话。

报道称 Facebook 拒绝了,称如果要遵守就需要重写 Messenger 应用程序的代码并破坏其所有用户的安全基础设施。据报道,司法部试图用藐视法庭为由压制 Facebook——并且失败了。但所有这些过程仍然是密封的。公众完全不知情。

上周,ACLU 已经在加利福尼亚联邦法院提起议案,以启动与政府未能使 Facebook 解密 Messenger 通话相关的任何秘密司法裁决。

全球约有13亿人使用 Facebook Messenger,但更多人使用其他通信服务 如 WhatsApp、Skype 和 Microsoft Outlook。 Facebook 可能已经赢了这次,但如果政府试图强迫另一项服务破坏其安全功能并且该服务想要反击,只要意见仍在保密状态下,就无法依赖法院的论证。

端到端加密与其他类型的加密的不同之处在于,通信服务提供商无法访问解密会话所需的密钥,从而无法在不拆除加密系统本身的情况下访问会话内容。据报道,司法部要求 Facebook 这样做:拆除保护 Messenger 上用户通信的隐私措施。

-3

As the Saudi crown prince joins the G20 summit in an effort to redeem his ruined reputation, global leaders puzzle with how to meet him without downplaying the murder of Jamal Khashoggi and the Saudi-led bombing and starving of Yemeni civilians

【考验 G20】当沙特王子加入 #G20 峰会以挽回其破败的声誉时,全球领导人将如何在全球公众对 Jaior Khashoggi 的谋杀以及沙特领导的轰炸和饥饿的也门平民强烈抨击之下,与萨勒曼会面?#humanrights

阿根廷总统毛里西奥马克里周四表示,王储在杀害 Khashoggi 先生方面的潜在作用是 20 国集团会议上讨论的合法议题。法国总统马克龙表示,他将在会议期间与穆罕默德王储会面,并打算提起杀戮事件。

至于美国,特朗普在周四离开华盛顿之前表示,他很乐意与穆罕默德王储一对一会面,但是,峰会时间表“已经预定了”,没时间。特朗普强调了沙特阿拉伯对美国作为武器买主、石油来源和对抗伊朗的盟友的重要性,并且他试图对王储参与了谋杀事件的结论表示怀疑

下图就无需介绍了:

HRW: No disagreement here about wanting no discussion of human rights. China’s Xi Jinping and Saudi Crown Prince Mohammed bin Salman.

-4

A Chinese translation app is censoring politically sensitive terms, report says. iFlytek’s app won’t translate “Tiananmen square” or “independence”.

【一个中文翻译应用程序正在审查政治敏感词】#censorship 中国语音识别技术提供商 iFlytek 已开始审查其翻译应用程序中的政治敏感词,南华早报援引 Jane Manchun Wong 的推文报道。Wong 是一名软件工程师。

她试图翻译一些英文,如“台独”,“天安门广场 ”和“天安门大屠杀”,但是该系统无法生成结果。当她试图将“台独”从中文翻译成英文时,也发生了同样的事——— 结果显示为星号。

将“习近平”从中文翻译成英文是可以的,但从英文翻译成中文时就会被拒绝。

-5

Social media platforms are the perfect places to deny nuance in favour of extreme opinions——and we are hooked on them. Who has time online for the long, careful, respectful discussion necessary to see the other side of things? I’ll wager the more you hear from your opponents, the more you disagree with them

#populism【为什么民粹主义蓬勃发展?部分要归罪于今天的技术】世界各地的右翼民粹主义者已经兴奋好几个月了。反移民瑞典民主党在9月的大选中赢得了 17.6% 的选票,使他们成为 Riksdag 的第三大党;在巴西,极右翼的煽动者 Jair Bolsonaro 已经成为总统;在意大利,执政党并不会损害 Lega Nord 或其联盟合作伙伴 Five Star。

这是怎么回事?选民希望改变的原因有很多。但左翼和右翼都没有承认民粹主义是一种政治风格。民粹主义正在进行疯狂的交易,互联网新媒介已经让我们的政治文化发生了变化

民粹主义这个词最近成为了一个纯粹贬义的术语,通常被自由派用来贬低他们不喜欢的一切东西。但民粹主义本身有两个主要特征。首先,它为复杂的问题提供了直接和明显的答案,这些问题通常会引起其他一些团体的注意。其次,它声称代表受压迫的“人民”。这种风格和叙事既可以为左翼使用也可以右翼使用。而社交媒体为两种攻击线提供了完美的平台。

一旦你理解了社交媒体平台是广告公司的资金来源,民粹主义这件事就很容易理解了。正如任何广告人都会告诉你的那样,情感化和大众化就能让你赢出。民粹主义信息高度适合这点。民粹主义者更加舒适地适应了当今的技术。从购物到约会,音乐再到新闻,一切都是个性化的——快捷、方便、随心所欲。

民粹主义者说,好消息是,我们现在可以直接与那些诚实、体面、勤奋的人一起,围绕自利的目的建立政党和媒体。这就是为什么许多民粹主义者——无论是 Twitter 上瘾的特朗普,还是瑞典民主党或意大利五星运动——都是早期采用社交媒体的,并且对这种宣传模式完全放心。

或许更准确地说,我们所有人——选民和领导人——都在我们的规范和期望中成为了民粹主义者。为了理解这一点,我们必须放弃一些固有的推卸责任的想法。其中一个典型就是认为民粹主义浪潮是由其他一些被假新闻欺骗的白痴引起的

因为应该知道,我们每个人都围绕在那些能让自己感觉舒适的新闻的周围,而无视那些能挑战我们既有认知的真相。下意识地寻找舒适,这与假新闻不同,但效果是完全相似的:当一个共同的真相被个体所认为的现实所取代时,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支持政治讨论和辩论。剩下的就只有两个群体的互相尖叫,民粹主义者可以大声尖叫。

你经常能听到人们强调社交媒体的回音壁,但要知道,你我和所有人一样都在被回音壁所包围。我们不是在倾听、交流、批判性思考,而是在自我辩护、诋毁他人。你最后一次通过在线讨论后改变了主意是什么时候?可能永远不会。谁有时间在网上进行长期、细致、互相尊重的讨论呢,以便了解事物的另一面?

我会打赌你从对手那里听到的越多,你就越不会同意他们。在一个印刷社会中,尽管存在各种缺陷,但至少倾向于对事实和想法进行排序和连贯。而社交媒体平台建立在不同的逻辑上:我们被淹没在不和谐的想法和故事、事实和图表的激流中。要求对所有信息合理处理已经太过分了。我们越来越无法在不检查手机的情况下集中精力超过几分钟。

经常的分心令我们难以处理复杂的想法、知识和信息,被分散注意力的国家更喜欢灰色地带的情感确定性

这些都是人类的弱点,但社交媒体以一种基本上无法预料的方式将它们变成了现代信息消费的结构特征,并将其用于赚钱。对于可以引导愤怒并为混乱带来秩序的党派领导人来说,这些都是完美的条件

我们都应该受到责备。我们一直在点击并分享那些情绪刺激的故事; 我们尖叫、讽刺和侮辱任何自己不喜欢的东西。我们需要保证尊重我们的对手,找到他们最好的论据,而不是最坏的。

如果我们能够削弱社交媒体所依赖的监视资本主义商业模式,那么他们就无法控制和操纵我们。技术公司必须通过采用并非完全基于注意力经济的设计和服务来帮助实现这一目标。因为如果这种民粹主义浪潮进入专制主义或更糟糕的情况,没有人会从中受益。

-6

The Trump Organization Planned To Give Vladimir Putin The $50 Million Penthouse In Trump Tower Moscow; During the presidential campaign, Michael Cohen discussed the matter with a representative of Putin’s press secretary, according to two US sources.

【特朗普集团曾欲赠普京3.47亿豪宅?】美国媒体引述四位知情人士的话称,特朗普集团曾计划向俄罗斯总统普京赠送一套位于莫斯科的价值5000万美元(约合3.47亿元人民币)的顶层公寓。据称,该公寓位于当时拟建的莫斯科特朗普大厦内。另据特朗普前私人律师科恩(Michael Cohen)的法庭陈词,在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期间,特朗普的公司还在推进该项目。

塞特向美国媒体表示,是他想出了向普京送房的主意。他和科恩认为,把特朗普大厦内最豪华价值5000万美元的顶层公寓送给普京,会吸引其他俄罗斯富人来购买特朗普大厦内的公寓。

塞特说:“我的想法是送普京一套5000万美元的顶层公寓,其余的公寓再加收2.5亿美元。所有寡头都会排队想和普京住在同一栋楼里。”而另外一位知情人士也证实了这种说法。

虽然在莫斯科建造特朗普大厦的计划最后以失败告终,但是特朗普集团的代表在美国竞选最激烈的时候,试图与外国领导人发生金钱往来,这一消息的披露,再次引发了人们对于特朗普与俄罗斯政府关系的疑问。

目前尚不清楚特朗普本人是否知晓向普京赠送顶层公寓的意图,不过科恩在法庭文件中表示,他经常向特朗普和他的家人汇报谈判的进展。

科恩已经向纽约联邦检察官达成认罪协议,而莫斯科特朗普大厦计划是科恩新认罪协议的核心内容。他表示会配合特别检查官穆勒的调查,厘清特朗普与俄罗斯之间的关系。法院将于12月12日对科恩案宣判,他可能将面临4到5年的监禁以及罚金。

-7

Delta Airlines has created the nation’s first biometric air terminal based on facial-recognition software embedded at points throughout its “Terminal F” in Atlanta. In partnership with U.S. Customs and Border Protection and the TSA, Delta said it unveiled the completed biometric terminal Thursday at the world’s busiest airport in Atlanta.

【达美航空公司在全国最繁忙的机场启动令人毛骨悚然的生物识别终端】#Surveillance 达美航空公司与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以及TSA合作,表示周四将在亚特兰大这个世界上最繁忙的机场推出完整的生物识别终端。该公司周四还宣布计划在2019年将同样的技术引入其底特律中心。

该监视系统从机场路边开始,然后跟随乘客到售票亭、安检站、行李检查站点,一直到登机口。众所周知,从手机到杂货店、到地铁系统、到办公室间安全系统和汽车公司等,各个行业的企业巨头都在盯着生物识别技术。想想政府和/或公司滥用的可能性,并且再想想,几乎每个人每天都在使用社交媒体广播自己的内心……

另一边, 包括谷歌在内的商界正在与中国政府合作开展社会信用评分项目,北京计划到2020年全面实施。全球技术专家运动的参与者表示,中国是许多在硅谷工作的技术官僚及其政府盟友的典范。

与此同时,几乎所有大公司都在密切且侵入性地监视他们员工的一举一动。这就是为什么许多亚马逊员工参加了在英国和整个欧洲举行的大规模抗议活动,许多人在黑色星期五参加了这项抵抗运动。他们说,抗议的是“不人道”的工作条件,并提出了“我们不是机器人”的口号 。

-8

China is developing a $9 billion rival to American-run GPS to end its dependence on it after tension between the countries are growing by the day. The Beidou Navigation is currently functional and serves China, and its neighbors and the East Asian nation plans on making it accessible worldwide by 2020.

【高堡奇人新剧情】#ChinaUS 中国正在开发一个价值 90 亿美元的竞争对手,以抵制美国运营的全球定位系统,以便在各国之间的紧张局势日益升级之后结束对 GPS 的依赖。

智能手机、导航系统和导弹使用的所有 GPS 卫星发送数据均由美国空军拥有和控制,因此全世界使用 GPS 服务都要依赖于美国。中国正计划通过开发北斗导航系统来推翻这种情况,该系统被认为是中国最大的太空计划之一。

北斗导航目前正在运作,服务于中国、其邻国和东亚国家,计划到 2020 年在全球范围内开放。该计划据称是习近平使中国成为“下一代技术世界领导者”使命的一部分。

中国希望公司使用与北斗导航系统兼容的产品生产半导体、飞机、电动汽车和其他东西,这个东亚国家今年已经发射了18颗卫星,本月有三颗卫星发射。中国已将北斗 GPS 计划的卫星总数增加到了 40 个。该国计划到 2020 年再发射11颗卫星。

中国的北斗计划始于20世纪90年代,到 2020 年,中国将耗资 89.8 亿美元至 106 亿美元。

与提供精确度为 2.2 米的美国GPS相比,如果使用地面支持系统,北斗 GPS 自称将提供1米或更低的精度 。总部位于北京的芯片供应公司四维图新(NavInfo)自9月起开始向特斯拉(Tesla Inc.)和拜捷汽车(Bayerische Motors)提供北斗连接芯片,预计每年需要 1500 万北斗兼容芯片。

高通公司是最大的芯片制造商,提供用于智能手机的芯片组,该公司已经在使用北斗链接芯片。智能手机行业的一些知名企业,如三星和华为,都是中国的原始设备制造商,在智能手机中兼容北斗。

中国政府还责令所有汽车制造公司在未来两年内制造与北斗兼容的汽车导航系统。总的来说,中国有很大的计划,即 使北斗成为全球可用的定位系统。

  • 关联:请注意上周末的这则报道, 超过 200 家制造商,包括特斯拉、大众、宝马、戴姆勒、福特、通用汽车、日产、三菱和美国上市的电动汽车初创企业 NIO,都在向中国政府支持的监控中心和数十个其他数据点传输位置信息。《政府监视公民一举一动,公民无动于衷

-9

WikiLeaks launched a crowdfunding campaign Tuesday in an effort to sue The Guardian for a report about former Trump campaign chairman Paul Manafort and WikiLeaks founder Julian Assange holding secret discussions.

【维基解密上周发起了众筹活动,以起诉卫报错误报道污蔑 Julian Assange 的行为】#humanrights “维基解密启动法律基金,起诉卫报出版完全捏造的故事……这种故事今天传播到世界各地。” “现在是卫报为制作假消息付出代价的时候了。”

截至周三下午,该活动从 564 名捐助者中筹集了 29,000 多美元。Manafort 自己也否认会见了 Julian Assange,他的律师在一份声明中说,“这个故事完全是假的,是诽谤性的”。“我从未见过朱利安·阿桑奇或任何与他有联系的人,”Manafort 说道,然后补充说他正在考虑所有针对卫报假消息的法律选择,“即使在我的代表通知这是错误的之后,他们仍继续讲述这个故事”。

-10

An Immigrant Journalist Faces Deportation as ICE Cracks Down on Its Critics: He and his supporters say his case is emblematic of a nationwide trend of officials cracking down on journalists and activists who are critical of immigration enforcement policies.

【不许批评】#pressfreedom 田纳西州的一名记者在一次抗议活动中后被移交给美国移民和海关执法局,并在本月底之前被驱逐出境。Manuel Duran 于4月份被捕并在上诉期间继续被 ICE 拘留,此前他在孟菲斯的拉丁裔社区报道了执法部门与 ICE 的合作。他和他的支持者表示,他的案件象征着全国范围内官员打击那些批评移民执法政策的记者和活动家的趋势

在过去的一年里,从纽约到华盛顿州的一些活动家发现自己处于 ICE 的制约之下。在某些情况下,像 Duran 一样,他们多年来几乎没有与该机构有过任何联系,然而,在他们发表了批评特朗普政府的反移民镇压行为后不久,就发现自己面临被驱逐出境

“Manuel Duran 的案件是 ICE 报复那些对其政策和做法发表言论者的令人不安的模式,”法律中心移民司法项目的律师 Michelle LaPointe 表示。“全国有许多其他非公民因行使其受到第一修正案保护的权利而遭到政府的报复。如果政府可以不受限制地对待这样的非公民,那么我们所有人的宪法权利都将面临风险。“

“这当然是一种趋势和模式,”总部位于田纳西州的移民律师安德鲁.弗里德(Andrew Free)表示,他为在全国范围内被驱逐出境的个人提供法律服务,“这种做法有可能扼杀不同意见,并产生严重的寒蝉效应,令那些揭露权力滥用行为的人不再敢于继续伸张正义。”

也许最明显的报复性案例是拉维·拉格比尔(Ravi Ragbir),纽约移民权利运动的领导者,其1月份被 ICE 逮捕的时候获得了全国报道。拉格比尔和杜兰一样被驱逐出境。

-11

A Journalist Was Killed in Mexico. Then His Colleagues Were Hacked. The messages were infected with a spyware known as Pegasus, which the Mexican government purchased from an Israeli cyber arms dealer called the NSO Group, according to a forensic analysis by the Citizen Lab at the Munk School at the University of Toronto.

【 别相信你最关心的消息】墨西哥着名调查记者 Javier Valdez 被枪杀,仅在一天之后他的同事就收到消息,显示:杀手已被拘留。他的同事对此表示怀疑。因为超过 90% 的谋杀案在墨西哥都尚未解决,而这次,当局如此迅速地解决了此案?#pressfreedom #Surveillance

消息的确是假的。根据多伦多大学公民实验室的一项法医分析,这些消息被以色列臭名昭着的 Pegasus 间谍软件感染,墨西哥政府从一家名为 NSO 集团的以色列公司购买了这种间谍软件。只需点击消息中嵌入的链接,就会感染目标的手机,以突破加密、监控电子邮件、并远程激活摄像头和麦克风

墨西哥非法使用监视技术的案例首先出现在 Pe?aNieto 执政期间。但在过去一年半的时间里,公民实验室已确认了近二十二个值得怀疑的感染目标,其中包括一些墨西哥最杰出的新闻记者、人权律师和反腐活动家。

去年5月记者 Valdez 遇害。而自 Pe?aNieto 于2012年底就职以来,该国已有超过 47 名记者被杀害。“当他们杀死哈维尔时,我们就明白了他们可以杀死任何人,我们明白这种范式已被打破。”

墨西哥已经成为针对性使用间谍软件的象征。在 2017 年的一系列文章中,“泰晤士报”和“公民实验室”详细介绍了针对记者、未成年人、人权律师、政客和反腐倡导者的恶意软件的广泛使用情况。目标可以包括批评总统的任何人。

新政府将在下周上任,迎来了一波热门支持。但是,新闻记者的地位是否会在该国发生变化?以及政府严重滥用权力的现象是否会消退?这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

利用 SSLStrip 发起中间人攻击可以透明的劫持网络中的 http 流量,查找 HTTPS 链接并重定向,然后将这些链接映射到类似的 HTTP 链接中或者同形的 HTTPS 链接。怎么做?实际上非常简单……如何利用 sslstrip 对 HTTPS 连接发起中间人攻击?

from 中国禁闻网 https://www.bannedbook.org/bnews/ssgc/20181206/1043007.html
via 退出共产党 via facebook via 大纪元 via 看中国 via 《伪火》 via 《九评共产党》下载 via 推特 via 明慧网 via 神韵 via Google+ via Google+ href=”https://cn.ntdtv.com/?ref=da&site=wordpress”> 新唐人 via 希望之声广播电台 / via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