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年血雨腥风 好人王好红含冤离世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七月四日】王好红,山东省招远市张星镇沙沟马家村人。从小一身病,到处医治无效,母亲为此在背地里不知哭过多少次,王好红也为自己的病治不好而苦恼,生不如死。修炼法轮大法后,她全身的病都不治自愈,是大法救了她的命,并给了她全家人幸福、安宁的生活。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江泽民为首的中共政治流氓集团不顾民意,疯狂发动了对法轮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血腥镇压,王好红和千千万万个大法弟子一样,因坚持自己的信仰,坚持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权利,十八年来,遭受了中共邪党没完没了的骚扰、绑架、非法关押、酷刑折磨,八年流离失所,七年冤狱,好不容易盼来了全家团圆的日子,然而回家后仅半年,王好红突然出现“感冒”症状:咳嗽,闷气,浑身没劲,吃不下去饭,快速消瘦,自己说喝一口水里边都烧的生疼。在二零一七年六月十六日傍晚突然离世。给亲人留下的是难以愈合的心灵伤痛和无尽的惋惜!
时间过去了,历史不会被忘记。王好红被迫害的血泪史,请看以下明慧网的相关报道: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六日,王好红被张星镇派出所恶警绑架,被强行写“保证书”,不写就打骂,当时的副所长孙世勋还用手摇电话电王好红,王好红被电的裤子都尿湿了。中午时分所长王其德还让她到烈日下暴晒,并且还勒索她丈夫二千元。
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七日,张星镇派出所同时绑架了五名法轮功学员:王好红、王凤兰、马玉凤、战克云和赵金华。她们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功而遭警察先后用胶棒、电棍毒打、缠上电话线过电等酷刑折磨。十月七日,发生了震惊全国的第一起法轮功迫害致死案—-42岁的赵金华被活活打死。王好红等人被送进招远市拘留所非法拘留半个月。
十二月,王好红又到北京证实法,被遣送回当地,招远公安为达到迫害目的,让王好红在拘留所呆一个月,上派出所呆几天再弄回拘留所,就这样被连拘四个多月,放回家不到一个月,于二零零零年五月,再次被张星镇派出所绑架,送进招远拘留所,非法关押了四个多月。
二零零零年九月二十七日,王好红又一次被张星镇派出所绑架关押了十多天,最后绝食抗议才放回家。
二零零零年腊月二十五日,王好红到父亲家看望父亲又被绑架到派出所。晚上她走脱,又去北京证实法,被天安门恶警绑架,非法关押十多天,放回后经常受到恶人的骚扰,从此流离失所。
迫害以来,王好红一直被当作“法轮功的头”被重点打压,招远市政府不惜余力派车派人到处搜找。
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三日,王好红被坏人举报,张星镇政府头目庄耀林,副镇长张永梅,派出所长王其德等领着一帮政府人员和恶警在龙口实施绑架。恶人们象发疯似的气急败坏的对王好红拳打脚踢,并叫警察拿来电棍,给她过电。当天,王好红又被送到招远市看守所。为反迫害王好红绝食,恶警就把她吊铐,王好红被折磨得奄奄一息。拘留所害怕担责任,让张星派出所去拉人。他们一看人都这样,就把她送到父亲家中。镇长派了五个人(二个男三女)联合圈子村的治安人员昼夜轮流监视。
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三日,王好红摆脱了看管他们的恶人,离开了父亲家,和丈夫从此又开始流离失所。
八年多来,王好红被逼的有家不能归,幼小的孩子无人照顾,只好住到姥姥家,由老人照顾。
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一日,王好红去了济宁,十二日被济宁市南辛庄派出所绑架,在济宁市东区公安局非法关押近一个月,一直绝食反迫害。十月七日,被劫持到招远市岭南金矿洗脑班迫害。十一月二十日左右,恶警李建光将烟台王桂红一伙背叛大法的犹大弄到了洗脑班专门迫害转化王好红,并欺骗说转化后立即放人,犹大们将王好红用手铐铐着,罚站,不让睡觉,几个犹大一齐围攻、打骂,折磨一个星期后,王好红的两条腿肿得老粗老粗的,连拖鞋也穿不上,承受不住残酷的折磨就这样所谓的妥协“转化”了,结果犹大王桂红一伙一走了之,却仍不释放王好红。恶徒李建光还毒打王好红,还用手摸王好红的脸侮辱她的人格。六个多月的非人折磨,王好红的身体出现了严重的糖尿病症状,但邪恶之徒仍不放人。被迫害九个月后王好红从洗脑班走脱,又一次被迫流离失所。招远邪党人员气急败坏,卑鄙的将王好红上高中的儿子绑架去做人质。
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九日晚,王好红与多名法轮功学员在毕郭新村遭“六一零”恶警孙华龙等绑架,非法关押迫害五个半月之后,王好红被冤判七年,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五日被劫持至山东省女子监狱迫害。王好红被非法关押期间,其丈夫王忠贤一直流离失所,四处打工艰难度日。
二零一六年六月十四日,王好红出狱。本以为能见到苦盼七年的丈夫王忠贤,没想到招远市“六一零”人员将王忠贤绑架到臭名昭著的玲南洗脑班。王好红用瘦弱的身躯支撑着,直到七十二天以后丈夫从洗脑班出来。
山东省女子监狱用药物迫害服刑人员是常态。据知情人介绍:监狱在法轮功学员的入监档案上,都写着“家族有精神病史”,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都下药,慢性中毒。短期没有反应,时间长了,会出现:幻觉、记忆力减退、乏力、反应迟钝、焦躁、甚至出现精神病人症状等。监狱以法轮功学员“有病”为借口,逼迫法轮功学员去医院打针或吃更多的药,在打针和吃药“治疗”以后,很多人情况越来越坏。
王好红生前自述在监狱前五年头脑特别清醒,能背法,五年后,头脑突然不清醒,记忆力严重下降,好多事记不起来。回家后仅半年,突然出现“感冒”症状:咳嗽,闷气,浑身没劲,吃不下去饭,快速消瘦,自己说喝一口水里边都烧的生疼。二零一七年六月十六日傍晚突然离世。
中共迫害法轮功是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中共迫害法轮功制造了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人间惨剧!其颠覆人性、狂妄胜天的魔鬼本性终将自己送进坟墓。“天灭中共”已经进入倒计时,所有参与迫害的任何人、任何托词都不能作为豁免的理由,如同对纳粹的纽伦堡审判一样,所有参与者必须承担个体责任!暗室亏心,神目如电,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 This is a content summary only. Visit my website for full links, other content, and more! ]]

from 明慧网今日文章(仅供海外读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7/4/十八年血雨腥风-好人王好红含冤离世-350582.html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from 明慧要闻 https://minghuiyw.wordpress.com/2017/07/04/%e5%8d%81%e5%85%ab%e5%b9%b4%e8%a1%80%e9%9b%a8%e8%85%a5%e9%a3%8e%e3%80%80%e5%a5%bd%e4%ba%ba%e7%8e%8b%e5%a5%bd%e7%ba%a2%e5%90%ab%e5%86%a4%e7%a6%bb%e4%b8%96/
via 退出共产党 via facebook via 大纪元 via 看中国 via 《伪火》 via 《九评共产党》下载 via 推特 via 明慧网 via 神韵 via Google+ via Google+ href=”https://cn.ntdtv.com/?ref=da&site=wordpress”> 新唐人 via 希望之声广播电台 / via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