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劳教系统迫害法轮功学员概述(3)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五日】(接上文)
(三)北京女子劳教所的迫害案例
张亦洁
原国务院“对外贸易经济合作部”官员。毕业于吉林大学。
在北京女子劳教所,连续18个昼夜不许她睡觉。张亦洁被逼迫连续站立了四十二个昼夜。被四个人踢打得遍体鳞伤,被打得昏倒,被邪恶封闭起来养伤17天。遭到了以焦学先、槐春红为首的恶警的残酷迫害,不让睡觉,毒打,电刑是家常便饭,多少天不让吃饭,不让喝水,不让上厕所。

张亦洁

非法劳教一年半,被延期10个月,送到集训队迫害。
朗东月
北京延庆法轮功学员。四次被非法劳教,前三次都是在北京女子劳教所遭迫害;第四次被送马三家劳教所,被加期一个月。她在劳教所被非法关押了七年。

酷刑演示:捅刷下身

被吸毒犯猛击胸部,几乎窒息。被按在床上,用苍蝇拍杆使劲捅她的阴部,打击小腹,使她下身红肿,很长时间不能行走。被扒光衣服,拳打脚踢,棍棒交加,用牙刷对郎东月进行性摧残,把牙刷捅进阴道。恶警们还吃着饼干把渣滓吐在郎东月身上,焦学先穿着高跟鞋拼命的跺郎东月;恶徒们还在郎东月的身上写满了辱骂大法弟子的脏话。恶警付文奇,指使吸毒犯把她的衣服扒光,地上洒上水,按到水泥地上踩胳膊、踩腿用擦地布蒙上眼睛,用牙刷把撬开她的嘴,把一碗鸡蛋汤泡包子往她嘴里灌。恶警就给她灌凉水,肚子撑的鼓鼓的,直往外流。逼迫她穿比脚小两号的鞋,再把她拉起来走。前面一个人拉着踢她的肚子,后边一个犯人踩她的身体。恶警付文奇指使两个吸毒犯薛梅、马强,不让她吃饭、喝水、上厕所、不准睡觉。只要发现睡觉就往身上泼冷水,拳打脚踢。警察往郎东月嘴里塞她自己用过的卫生巾,嫌一块不够,又去厕所找两块一起塞进她嘴里。血水从嘴往外流,警察抓住郎东月的头往后拽不让往外流。还不让穿衣服,往身上泼冷水,冻的她全身发紫起大泡。迫害郎东月一年半后的2008年奥运期间,某天晚上郎东月被送往最邪恶的辽宁马三家劳教所。
3、杜荣芬,三十多岁,河北景县人
在调遣处因喊“法轮大法好”被警察大字形绑在木板床上长达40多天,还不给她接大小便,绑架到劳教所时给她戴上头盔。在劳教所被警察指使的邪恶帮教殴打,大冬天,恶警柴只让她穿一条裤子,坐在水泥地上,不让出屋。她在邪党升旗仪式上喊“法轮大法好”,被几个恶警捂住嘴,暴力卸下颌骨,连拖带打送进集训队。被柴国为首的护卫队数名男恶警在集训队小院一起电击,惨叫声使听者呕吐、尿失禁、发抖。然后关禁闭十多天在集训队好几回被打得象死人一样,之后被延期。
4、杨小凤
北京法轮功学员,五十岁,刘店乡人,被非法劳教三次。二零零五年夏天,被非法劳教二年六个月。被野蛮灌食,不让上厕所、不让睡觉,强迫她贴墙站立,还强迫她全天二十四小时笔直坐在小凳子上,被打骂。在集训队时全天二十四小时让犯人折磨,不让睡觉,每天给很少的饭菜和水。杨小凤被折磨得不像人样。
马秀云
三十四岁,北京大兴县人。被关在调遣处女子大队二楼一个没有暖气的仓库里,开着窗户、赤着脚捆在床上或吊在床上,不给吃喝,不许大小便,还打的死去活来。为了不让她死,恶徒们象征性喂她口干馒头;逼迫她把大小便都积存在自己的裤裆里。一周后,才把她放到水房,扒光衣服冲洗。手脚肿的发亮,不能行动。
张桂珍
被送到集训队迫害得浑身浮肿,恶徒打她,把衣服扒光关入铁笼子里往身上泼冷水,不让上厕所,不许睡觉。
7、卢宽
被“单独”关在一个屋,五大队的刘姓恶警说:你们8个人的任务就是折磨她。经常练拳脚的恶警刘打累了,让吸毒犯打,拿来一盆尿,把卢宽按在上面,紧贴着让她闻,到了后半夜,说是让她睡觉,可是,刚一躺下,突然把她拽起来,逼迫上院子里跑,然后又说:睡觉吧!刚一躺下又被拽起来接着跑,一夜不知折腾多少次。恶警刘经常用针扎她的脸,脸被扎得肿的变了形。在高压迫害下写了保证书,自己认识到错误后又重新坚定,被延期迫害十个月。
二大队大队长程翠娥和其他恶警把周印红和卢宽等近十名女大法弟子 分别关在单独的小屋内,或捆或绑,或用铐子吊,然后唆使多名吸毒及卖淫女劳教人员对她们进行毒打、拽着头发把头使劲往墙上撞或强力电击……
更残忍下流的是,把周印红和卢宽等人绑起来扒光衣服,吸毒卖淫人员拿着牙刷插在她们的阴户里来回使劲刷,用手指甲用力掐、撕扯阴户……此事后因其中一名女大法弟子被打成伤残而暂时停止。
8、刘艳
在调遣处不配合恶警,不穿劳教服,被打得浑身是伤、行动不便。到劳教所后被关在队部罚蹲、罚站。四个帮教轮流看守不让睡觉、还打她、让她中午在大太阳下拔草等。
9、陈凤仙
恶警冬日里逼她在院子里冻着、不让睡觉;夏天在太阳下曝晒、不准动。一次被帮教人员打胸口,差点把她打背过气去。到集训队每天只允许睡两小时,在中间台阶罚站,站着时间一长就犯困,就会从台阶上摔下来,摔得鼻青眼肿,邪恶的帮凶们就在旁哈哈大笑。由于长时间站着不许坐,她坚持不住坐在地上。 恶徒帮教就倒一圈水围住她,不久衣服就会湿透。恶徒还不解气,继续逼着她拖通道、打扫水房、卫生间。踢、打、骂、踹,并被延期十个月。
10、刘芳芳
医生。被恶警关在大部分是吸毒劳教人员的6队。不许她睡觉,强迫她站着不许动。为了更恶毒的折磨她,在她身边放了许多盆水,这样当她极其困倦站不住时就会栽倒,砸翻水盆,警察就让她穿着湿衣服站着,6天6夜,后来她又被延期6个月。
11、苏丹

苏 丹

1981年生人,北京顺义学员。大学毕业。
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九日早晨,北京的正值春寒料峭,苏丹被赤身裸体,在空旷的屋内冻了一个下午,屋子的窗户也被警察强行的打开。恶警杜敬斌、唐晶晶找来擦地的地布堵嘴,被七、八个警察拖到大厅中,按倒在地,剃光头发。单独小号关押迫害,被“熬鹰”,长时间被端坐儿童椅。不让如厕,不给吃喝,出现拉血。身体每天大量的出血,经常会头晕,眼前发黑。
12、苏葳

苏葳

五十多岁,企业会计。北京朝阳区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三年至二零一二年:非法劳教三次。被迫害时间约:七年零六个月。
延期劳教六个月,后又转到马三家被迫害。强制洗脑,酷刑迫害,不让睡觉,上大挂等。
13、张桂芬
长期被四个包夹看着罚站,经常遭包夹的打骂;罚坐高凳,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不许动;不许上厕所;不许睡觉;不许洗澡。在这种长期的迫害下,张桂芬的两腿肿胀,上厕所也蹲不下,她的身体出现了高血压等病症。恶警怕担责任就把她送到劳教所专门的医院进行所谓的治疗。等她从医院回来后,因不肯放弃信仰。被强行延期四个月。
14、蔡景香
每天除去四个小时睡眠外,就是罚她站。十月中旬,北京的夜里寒风阵阵,蔡景香被强迫只穿着内衣内裤站在门窗大开的屋子里,冻得浑身发抖。恶警还教唆包夹犯人将她打得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不仅如此,包夹还克扣她的饭菜,她被饿得皮包骨。
15、寇茹敏
六十多岁,北京朝阳金盏乡西村法轮功学员。强制洗脑,不让睡觉,扎电针,强制灌食,强制奴工等。
16、王淑贤
六十五岁,北京海淀法轮功学员。
强制奴工劳作、强制吃药、不让睡觉、罚站等。之后被绑架到马三家劳教所。
17、贾彦茹
五十七岁,北京钢铁设计院,高级技工。北京原宣武区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五年至二零零八年:非法劳教二次,时间:五年零六个月。被恶警强迫只能睡二个半小时,从凌晨二点到四点半。其它时间被罚蹲,每天蹲二十个小时,连吃饭都不让起来。长期不让睡觉,二个月不让洗澡、侮辱打骂等。
18、淦立平
北京理工大学硕士生。淦立平时常遭到包夹打骂,有时她自己冲出门大喊包夹打她,警察指使包夹还在平日的饭菜里下药,淦立平喊自己的饭被翻搅过,疑似下药不吃。
19、王佳琪
北京怀柔人,因第一次被非法劳教坚修大法拒不转化,又被第二次非法抓捕劳教。第二次抓捕她时,她历数邪恶迫害大法的滔天罪行,讲清真相,有力的揭露了邪恶,再次被非法劳教后一直被单独关押迫害。
20、李云英
北京重型机电厂退休职工。关进隔离室,不让睡觉,还强迫其日夜劳动,只吃泡水的馒头,恶警指使恶徒黄萍、姚明明辱骂殴打她,不久后,她被非法关押至集训队。
21、张力前
四十五岁,大学学历,北京西城区法轮功学员。
她被强迫蹲着不让睡觉,长达30-40天,一直不让她洗头洗澡,几天才让她上一次厕所,使她多次拉尿在裤子里。恶警霍秀云知道吸毒犯黄萍是同性恋(她不久后就因此受到警告处分),故意让她在夜里去看着张力前,结果黄萍就对张力前有过性骚扰。帮教李艳凤(北京市顺义区天竺小学老师),飞起一脚踢在张力前的右肋骨处,张疼得叫出了声,李艳凤就出主意要用毛巾把张的嘴堵上,手捆上再打她,张听到后出于恐惧又叫了第二声。后来警察又曾经两次把张带到“团聚楼”继续折磨她。每天三顿窝头咸菜,包夹还克扣她的咸菜。不让其睡觉和上厕所,做1000个蹲起等方式体罚她,指使恶徒打骂她。
22、黑龙江李秀兰
黑龙江省牡丹江市人。 2002年9月10日,被女子劳教所三大队的恶警焦学先和另一个姓槐的警察指使胁迫刑事犯人马俊毒打。马骏把李秀兰按倒在地,膝盖压在李秀兰的右肾,一重拳打在李秀兰的胃上,当时李秀兰有五分多钟没上来气。李秀兰肾、胃被打伤。随即警察强制给李秀兰戴了一天手铐,不让睡觉,长达20多天。李秀兰的身体状况相当严重,右肾和胃一直坚硬如石、记忆力丧失。
23、蒋建学
北京大法弟子。在长时间不让睡觉、坐高凳、罚站之后,蒋建学的身体胸部以下出现麻痹、疼痛症状,屁股化脓流水,走路不能直立。
24、王玉红
北京市朝阳区,原是北京电力系统的一名职工。二零零八年四月,在调遣处,恶警捏鼻子灌毒药,灌水。在劳教所七大队,警察李守芬和赵博指使包夹限制她上厕所,不让洗澡,不让洗衣服。恶警安排吸毒犯骂、打,耳朵被打流血,一天只睡三个小时,一直坐在带疙瘩的椅子上,纹丝不动,稍有一点动作包夹就骂、就打。遭恶警灌食,饭里下药。
25、徐田荣
北京朝阳区三间房大法弟子。2007年10-11月,被关在劳教所单独的房间里,遭到几个包夹的围攻。吸毒者韦燕玲等人对她大打出手,用胳膊肘猛撞徐田荣的胸部、腹部等处。
26、王云华
40岁左右,北京房山人。无论恶人如何迫害,她都喊“法轮大法好”。恶人写的“宣传品”,她全部给撕掉。最后被转到“集训队”迫害。
27、董士荣
六十多岁,北京顺义公路局退休职工。
强制洗脑强制奴工。不让睡觉。罚坐儿童椅,不给吃饱饭。拉粪车,冬天不给穿棉衣等。
28、李小凤
家住北京平谷,2001年11月因证实大法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2002年初被绑架到北京女子劳教所。长期遭受体罚、辱骂、剥夺睡眠。恶警多次指使吸毒犯殴打李小凤。
29、何卫东
六十多岁,北京市西城区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三次。2008年,被恶警李子平命令把她关入单间,从头洗脑迫害。何卫东不妥协,于是遭到李子平和包夹杨菲等人扇耳光,强拉扯、用脚踢等等殴打。见仍不奏效,最后她们把何卫东转到集训队加重迫害。转走那天中午,何卫东高喊“法轮大法好”被不法之徒们将嘴捂住,强行拖走。在北京女子劳教所被迫害得眼角膜脱落。被性虐待。
30、冯蕴青
五十岁左右,大学学历,北京朝阳区法轮功学员。
强制洗脑,关小号、强制奴工。送山西劳教所。
31、叶玉华
六十多岁,在家务农,北京朝阳金盏乡金盏村法轮功学员。
强制洗脑,强制奴工。不让睡觉,不让洗澡等。
32、引进教师程建华
黑龙江省牡丹江市人,北京市大兴区第五中学引进的骨干教师。
二零零八年八月十六日被劫持到北京劳教人员调遣处。途中,中共恶警强迫她铐脚镣,遭抵制,三恶警把程建华拖下车毒打,打伤后脑,牙打掉一颗,面部皮肤大面积挫伤。程建华在北京女子劳教所遭受各种酷刑迫害,如:电击,吊铐、灌食、夏天曝晒、冬天冷水浇头、拳打脚踢轮番轰炸、从后背猛踹两肾等,几次昏厥过去。
33、任国贤
五十多岁,清华大学毕业,硕士学位。
强制洗脑,在劳教所“攻坚队”遭残酷迫害,剥夺睡眠、不让上厕所。长期罚坐,两次送医院抢救。
34、张晓
二十多岁,区县不详。
二零零八年,非法劳教一次,时间:二年。
强制洗脑,扒光衣服、性虐待、泼凉水、电击、野蛮灌食。
35、石小兰
密云毛织厂。北京密云县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八年至二零一三年:非法劳教二次。强制洗脑,关小号、殴打、强制奴工。送内蒙劳教所。
36、鲍丽君
绝食八个多月,其间被恶警及邪恶的普教打骂,强制灌食,不让睡觉,把她折磨的全身只剩下一层皮,多种器官功能丧失或衰退。
37、许焱丽
北京地质大学英语教师。至少七次被邪党恶警绑架,劳教所恶警的拳打脚踢就象家常便饭,扇耳光,关小号,逼她“坐小凳”(一种刑罚),不许她上厕所,大小便被解在裤子里后,邪恶之徒就将大便弄到盆子里,放在她面前逼迫闻味。
38、黄 玲

黄 玲

工科硕士,毕业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单位为中国传媒大学,机械制图教师。北京朝阳区法轮功学员。被转送山西劳教所。

酷刑演示:背铐

强制戴背铐,强制长期坐儿童凳,剥夺睡眠。不许洗澡,多人暴力殴打致脑震荡。
39、张玉竹
昌平建设银行职工。北京昌平区法轮功学员。张玉竹被非法劳教两次。被集训、禁闭等残酷迫害。不许她睡觉,罚站持续一个多月,当她站不住时就让她坐小椅子。经常是两点睡,约四点半起床。恶警说她不服从监规,把她送到了攻坚队。
40、贺文
西城区法轮功学员,60多岁。因坚持对大法的正信而被无理延期6个月。遭受挨打、罚站,眼睛被打成紫黑色,罚坐小凳每天二十多小时,强行灌食。贺文的劳教期四月十三号就到期了,又被非法延期半年。她从去年十一月被下到集训队起就一直只被允许吃窝头和咸菜。
41、徐伟
博物馆文物资料员。在北京女子劳教所被“熬鹰”每天2-3小时的睡眠时间,强制坐小椅子、冻刑、不让如厕、不给水喝、不给饭吃,体重骤减40多斤,视力骤然衰退,手经常抽成一团,包夹帮助分开。身体短期内出现了非常严重的心脏病、高血压症状,有时失去意识。拒绝警察去医院迫害的要求,靠正信大法化险。
42、郭莲菊
丰台区学员。被非法劳教过两次(第一次在内蒙古呼和浩特市劳教所,在那里到处是长达十多个小时的体力劳动、吃不饱饭和惨无人道的精神摧残)。两个吸毒犯监视她,不许她出监室半步,不许和任何人说话。不许打电话,不许家人接见。一个月后郭莲菊回到队部的小屋里,由三个恶警、两位人员看守,不许睡觉。一个月后她被关进单间里继续受迫害,晚十二点左右睡觉,凌晨四点起床,经常整夜不让睡觉,这样的摧残长达一年左右。
43、车春荣
她把恶警画的“转化归图”撕了,即遭到吸毒犯和恶警的残酷殴打。因抵制邪恶的迫害,她坚持绝食,恶警给她灌盐水,却不许她喝水不许她如厕,尿憋不住流到地上,吸毒犯就用她的毛巾擦,擦上尿的毛巾也不许她洗。她的两条腿都浮肿了,恶警就让她蹲着,她蹲不下,吸毒犯就坐在她身上,强行蹲下。后来把她送到了攻坚队。
44、马秀云
五十七岁,原北京服装厂职工,北京朝阳区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至二零一一年:非法劳教三次。被迫害时间约:六年零六个月。
强制洗脑,被劫持到湖北劳教所。在太阳地里被暴晒二年,常年罚站,不让睡觉。
45、张淑蕊
五十多岁,北京昌平南邵镇东营村法轮功学员。
强制洗脑,强制奴工。邪恶施以电刑至昏迷十多小时。后她被恶警强迫面壁迫害一个月。
46、刘燕
因不转化,被从别的大队转过来的。送到攻坚班,蹲小号,采用极为残酷的手段迫害。
47、张桂玲
每天都被逼在队部朝墙站着,只让睡五个小时,常常睡倒在地。后来被送到集训队遭到非人的折磨,她脚后跟的肌肉已开始萎缩。刘艳在调遣处不配合恶警,不穿劳教服,被打得浑身是伤、行动不便。到劳教所后被关在队部罚蹲、罚站。四个帮教轮流看守不让睡觉、还打她、让她中午在大太阳下拔草等。
48、曹小飞
长时间罚坐高凳不许动,四个包夹轮流看着她,不许上厕所,不许洗澡;在寒冷的冬天恶警以检查身体为名每天早上和晚上都扒光她的衣服对她的人格进行侮辱。在二零一零年九月下旬的某天中午,恶警把曹小飞和六个包夹转移到一个没有人住的楼里对她进行长达两个多月的非人折磨。
49、章惠蓉
30多岁,北京工业大学建工学院优秀青年教师。被判劳教一年半,被迫害的精神失常,被送进四大队,四大队大队长李继荣视为故意捣乱,让打手们对她进行了长达数月的打骂体罚,天天蹲在门后,蹲不住就连踢带打,使她身上被打得大片大片都是青的,骨瘦如柴。
50、张佩凤
六十多岁,北京朝阳金盏西村法轮功学员。
强制洗脑,强制奴工。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连续罚站。
51、蒋雅晖

蒋雅晖

北京海淀区学员,毕业于人民大学经贸专业。1974年出生。遭到了恶警苏向荣大打出手,还指使吸毒人员王晶、杨菲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侮辱,不让喝水,睡觉、上厕所,被罚站,逼迫在自己的脸盘拉屎,吃饭时让把饭盘放在屎盆上吃。在三伏天恶警苏向荣带着两个吸毒人员下午把蒋雅晖强拉到草地让拔草。
52、焉明生
七十多岁,退休会计,北京朝阳法轮功学员。强制洗脑,强行灌食,还敲掉了她二、三颗牙齿。
53、周 晶
大专,北京教育学院幼儿艺术教育。北京东城区法轮功学员。
强制洗脑,强制奴工。强行灌食,罚坐小椅子罚蹲,上死人床。

周晶

54、高维平
原中国新闻社研究部采编,北京顺义区法轮功学员。

高维平

强制洗脑,电击、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
55、龚瑞平

龚瑞平

小学的一名优秀教师。北京平谷县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至二零一二年:非法劳教二次,时间:四年半。强制奴工。打骂、侮辱、虐待等。送湖北劳教所
56、张杰
四十多岁,北京丰台区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九年:非法劳教二次。被迫害时间约:三年零六个月。强制洗脑,不让睡觉,坐小凳等酷刑。劫持到湖北劳教所。
57、王玉华
六十岁左右,北京昌平区法轮功学员。
不给吃喝,限制上厕所。被冻的尿裤子。在 “集训队”,被恶警打断腿。
58、李淑清
六十多岁,北京怀柔区渤海镇沙铁矿玉村法轮功学员。
强制奴工,不让睡觉,关小号等。不让睡觉、电刑、关小号、灌食等。
59、赵淑琴
六十多岁,北京大兴区法轮功学员。
上大挂,电棍电击,毒打,被迫害失意,精神恍惚。
60、黄秋英
七十多岁,北京延庆县法轮功学员。
罚站、毒打、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不给吃饱。
61、湖北李红
恶警指使包夹张速、严玉清、张翠芬殴打她,将她的头蒙在棉被里,恶徒们猛击她的胸部,并用苍蝇拍抽打她的阴部,造成肿痛。
62、石新红
昌平地区法轮功学员,原是北京第二毛纺厂的职工。
逼迫奴工、不让如厕、不给吃饭、不给水喝,被“坐小椅子”。又被逼迫只许坐方凳一角,身心备受煎熬,腰部到脚,都变得麻木疼痛,大小便不顺利。
63、李霞
教师,50岁左右,在被迫害期间,遭受罚站、辱骂、殴打等折磨。
64、李桂霞
50岁左右。被罚站、罚蹲,还经常遭到恶徒张翠芬、严玉清、张速的轮番辱骂、毒打。
65、赵淑玲
五十多岁,北京顺义区法轮功学员。
不让上厕所,裤里拉,裤里尿,然后拉到厕所里往身上泼凉水。
66、张秀英
40岁左右。恶警经常不让她正常睡觉,对她罚站,挑起群众对她的不满和攻击,经常遭受恶徒张翠芬、张速、严玉清的殴打。
67、金惠娟
30岁左右。在非法押送劳教所之前,曾先后绝食累计长达80多天,身体虚弱,恶警还强迫其在门后罚站,不让睡觉,只吃很少的东西,并遭到恶徒张翠芬的严重殴打。
68、李文琳
60多岁。被恶警长期洗脑,不让睡觉。
69、周玉翠
五十多岁,北京密云县法轮功学员。
强制洗脑,电刑、吊铐、毒打、暴晒、关小号。
70、齐白石孙女齐丙淑
2002年,七十多岁,中国著名画家齐白石的后代。
强制洗脑,逼迫她为劳教所围墙作画。最后被送精神病院。
71、李贵霞
被非法判一年半,后又延期半年。一直挨打,头发被吸毒人员打掉很多。由于长期受折磨,腰直不起来,腿也肿着。后又被转到“集训队”。恶警为了逼迫她“转化”,不让她见人,也不让家人接见。
72、寇茹敏
北京朝阳金盏乡西村法轮功学员。
强制洗脑,不让睡觉,扎电针,强制灌食,强制奴工等。
73、钱淑芬
喊“法轮大法”好,被送到集训队,她全身抽搐,恶人们说她装的。她被戴上脚链,并在脚面放上一杯开水,脚被烫烂一块。
74、赵晓华
三十多岁,北京崇文区人。经常被夜间毒打,惨叫声全层楼都能听到。
75、陈立芳
30岁左右,被警察强迫站在墙角面壁连续30多天,不许走动,导致她神智不清。警察唆使吸毒劳教人员毒打她,使她从腰部到大腿大面积紫黑色淤血。一天夜里,恶警槐春红因陈立芳过于疲劳,不能去听帮教说的话,就把她拖到洗衣房,命令吸毒类劳教人员泼了她20多盆冷水,她冻得浑身发抖。她解教前两个月被恶警靳某亲自送到集训队继续受迫害。
76、张淑芬
五十多岁,北京崇文区法轮功学员。
冻刑、殴打、不让睡觉。被用擦厕所的布捂嘴。
77、杨峰
海淀区法轮功学员。大学学历,经商。后移民英国。2005年被劳教迫害,40岁。被关小班迫害,不让睡觉、如厕、不给水喝,不给饭吃,辱骂等。
78、桑霁迎
海淀区法轮功学员。
遭吊铐、暴晒、冷冻,被恶警杜敬彬扑倒打。被送往图牧吉劳教所迫害。
79、李艳
1970年生人,大学学历,北京现代职业学院中文语言教师。北京顺义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五年至二零一三年:非法劳教三次。非法迫害时间约:七年。坐高板达二十小时以上,不许洗澡、不给饱饭,不让睡觉,不给棉衣穿。被送至集训队迫害。
80、张莲英
原北京光大集团处级干部,注册会计师。北京朝阳区法轮功学员。

张莲英和丈夫、女儿

强制洗脑,上大挂,强制灌食,长期遭受残酷迫害张连英出现头晕。送马三家劳教所。
81、欧阳文
五十多岁,原为中国建设部建设资格注册中心工程师,北京西城区法轮功学员。
强制洗脑,体罚:不让睡觉、洗漱,不让上厕所。
82、翟慧玲
四十多岁,北京丰台区法轮功学员,2001年被劳教迫害。翟慧玲因传经文被记过延期。被折磨的十分消瘦,一天只让睡2、3小时,一直站着,经常被打。
83、方永梅
三十多岁。北京丰台区法轮功学员
2001年,劳教所恶警唆使吸毒人员打她,方永梅的脚被伤得很重,因没有得到及时治疗,造成脚的肌肉麻痹,行走困难。
84、朱进中
六十多岁,北京密云县法轮功学员。2008年,被卖给内蒙图牧吉劳教所做奴工酷刑:被吊铐、死人床、电击、野蛮灌食,暴晒等。
85、郭敬霞
四十多岁,北京密云县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劳教一年。强制洗脑,被电击、毒打、上大板、野蛮灌食、毒打。
86、郭玉兰
六十岁,首钢职工,北京石景山区法轮功学员。强制洗脑,野蛮灌食。
87、丁红莲
五十多岁,北京朝阳区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零年,被非法劳教二年。强制洗脑,关小号,每天罚坐18个小时以上。限制上厕所、不让洗澡、限制喝水。被贩卖到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迫害。
88、孟庆美
六十多岁,一机床退休工人,北京朝阳区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七年,被非法劳教二年。强制洗脑,强制奴工。野蛮灌食,不让睡觉。
89、刘花香。
六十多岁,北京通州区法轮功学员。

刘花香

不让睡觉、如厕等,被迫害致心力衰弱。被单独关押在小班。
90、董士荣
六十七岁,茶淀清园监狱单位的一名职工。北京顺义区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二年至二零一零年:非法劳教三次。被迫害时间约:八年。强制洗脑强制奴工。不让睡觉。罚坐儿童椅,不给吃饱饭。拉粪车,冬天不给穿棉衣等。
91、徐丽娜
被绑在床上达40多天,连厕所都不让上,还经常挨打。
92、甘肃刘秀平
大学毕业,三十多岁甘肃兰州人。被恶警李继荣在队部毒打。 恶徒张小杰辱骂大法师父,辱骂刘秀平很难听,恶人陈丽丽骑在刘秀平身上殴打她,打的她脸颊红肿,全身青紫。
93、杨秀凤
六十四岁,北京怀柔县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五年:被非法劳教二次。强制洗脑,强制奴工。上厕受限。不让睡觉。注射不明药物,不让吃饭,背铐。
94、曹桂荣
五、六十岁的曹桂荣被送进集训队后,被打得遍体鳞伤,浑身青紫,让她蹲着走路,鞋都走碎了,换了鞋继续走。警察还强迫她在地上匍匐前进、练扔手榴弹(一种体罚形式)。
95、张嗣温
东城区学员。2000年,六十岁左右的张嗣温因在调遣处被逼超长时间的抱头蹲着,被折磨得头抬不起来了,被送进劳教所后,罚站两个多月。恶警队长暗中唆使吸毒劳教人员打晕她,写好“三书”,拉着她的手按上手印。
(待续)

[[ This is a content summary only. Visit my website for full links, other content, and more! ]]

from 明慧网今日文章(仅供海外读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15/北京劳教系统迫害法轮功学员概述-3–349435.html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from 明慧要闻 https://minghuiyw.wordpress.com/2017/06/17/%e5%8c%97%e4%ba%ac%e5%8a%b3%e6%95%99%e7%b3%bb%e7%bb%9f%e8%bf%ab%e5%ae%b3%e6%b3%95%e8%bd%ae%e5%8a%9f%e5%ad%a6%e5%91%98%e6%a6%82%e8%bf%b03/
via 退出共产党 via facebook via 大纪元 via 看中国 via 《伪火》 via 《九评共产党》下载 via 推特 via 明慧网 via 神韵 via Google+ via Google+ href=”https://cn.ntdtv.com/?ref=da&site=wordpress”> 新唐人 via 希望之声广播电台 / via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