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国安被河南省第三劳教所迫害致死经过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二日】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法轮功学员赵国安因为讲真相,于二零零三年八月被绑架并非法关入河南省第三劳教所,十二月底被劳教所的邪恶警察贾志刚等残酷迫害致死,浑身上下伤痕累累,体无完肤,终年五十四岁。在这四个月中,赵国安坚持信仰,坚决不“转化”,每天都在劳教所承受着精神与肉体的双重折磨。

赵国安
赵国安

赵国安,家住河南省漯河市舞阳县侯集乡西一里赵庄村,是一名汽车司机,退伍军人,在部队服役期间多次受到师团的嘉奖。退伍后在广州开车,因长期劳累疾病缠身,回家常带一兜子药。在亲人的关心下,他于一九九八年十月开始修炼法轮功,随后疾病一天天消失,身体健壮起来。平时他按照《转法轮》书上说的真、善、忍做事,对谁都好,处处先为别人着想,谁提起都说他是一个好人。

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三日,赵国安和妻子张桂荣因为向群众讲述法轮功事实真相,被舞阳县公安局政保科警察绑架并抄家,夫妻俩人被绑架到舞阳县看守所关押。在公安局和看守所,他们夫妇一直给接触到的人讲法轮功真相,抵制迫害。赵国安在看守所绝食抵制无理迫害。

非法关押三个月左右,赵国安被非法处以一年零九个月的劳教,于二零零三年八月七日被送到了许昌市第三劳教所。

被多次“上绳”折磨

二零零三年八月七日上午赵国安刚被劫入劳教所,三大队一中队贾志刚就找赵国安谈话,逼迫他写放弃信仰的“三书”,赵国安拒绝并讲述了法轮功真相。贾志刚恼羞成怒,下午就和指导员刘天勋把赵国安带到宿舍楼二楼的教室里,贾一边骂着大法师父,一边给赵国安上绳,并恶狠狠的说:我看你能受的过几绳,我就不信你不写“三书”!刘在一旁伪善的劝着。

酷刑演示:上绳
酷刑演示:上绳

二零零三年九月的一天上午,贾志刚和徐祖盛把赵国安从车间带到办公室上绳、过电,贾用电棍逼着赵国安把《转法轮》中师父的法像撕下来烧毁。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份的考试中,赵国安不配合邪恶要求,没有按要求答题,被上刑捆了十一绳,胳膊都抬不起来,吃饭端碗都困难,并被关了几天禁闭。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晚,赵国安被贾志刚等恶警连上十绳,上第十绳时,竟然持续一个多小时没松绳,直到赵国安出现了生命危险才不得不松开。

位于许昌的河南第三劳教所是个邪恶的黑窝,每月五日是接见日。赵国安的家属去了几次都不让见。二零零三年九月五日,赵国安的妻子张桂荣和儿子,儿媳去看他,劳教所非让每人交十元钱办会见证。第三劳教所有三道门,过了两道门,第三道门谁不骂大法与师父就不让过。二零零三年十月五日,张桂荣和弟弟又去,仍不让进。张桂荣远远的看着丈夫干瘦的面容,不由流下眼泪。这次,坚持不骂大法与师父的有七个人。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十几号不是接见日,劳教所却通知赵国安的儿子儿媳去看他爸,谈了几个小时。临别时,儿子把电话号码留下,说他爸有啥事电话通知。实际上这是劳教所企图利用所谓的“亲情”来威逼赵国安转化。

被恶警怂恿吸毒犯迫害

赵国安开始被关押在一中队的三班,班长是吸毒犯刘伟。为了获得减期的奖励和私下吸烟、吸毒的便利,刘伟配合恶警的要求,多次毒打、折磨赵国安。一天下午收工,晚上不出工。好不容易遇到个休息日,刚吃罢晚饭,刘伟就把赵国安带到教室旁边的谈话室,逼迫赵国安写“三书”(悔过书、决裂书、保证书)。从门前走过时,很清楚的看到刘伟坐在沙发上,赵国安半蹲在地上,刘伟手指着赵国安,说着威胁的话。

一次,赵国安拒写三书,写下“坚修大法到底,死而无憾”一句话,被吸毒犯刘伟向恶警举报,恶警就对赵国安大打出手。恶警队长贾志刚晚上下班后让犯人将赵国安带到所谓“谈话室”毒打,一直到赵国安不支,跪倒地上。每次夜里十一点多收工回来,刘伟就逼迫赵国安面壁到两点,四点再起来面壁,不让他休息,白天干活,晚上还是这样。如此折磨他有两个星期。

刘伟除了多次暗中毒打赵国安外,还在车间以干活慢为借口,当着恶警的面谩骂赵国安。

在三所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修炼者,每个月有两次所谓“测验”考试,答题达不到要求就要上刑,少则三绳,多则十来绳。赵国安原来是在一中队三班,因为十一月份考试时不配合邪恶,没有按要求答题,被上刑捆了十一绳,胳膊都抬不起来,吃饭端碗都困难,关了几天禁闭后被调到一班,因为一班是严管班,全中队凡是坚持信仰的都被放到一班。

一班班长是吸毒犯陈国庆。陈国庆与包夹李小牛从精神、肉体上双重迫害赵国安,不仅处处限制他的人身自由,还不时的辱骂、殴打他。一天,恶警要陈国庆把赵国安叫出来,赵国安当时已不能正常行走,被陈国庆抓住脖子,一下按在地上,又提起来说“装什么装。”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九日,赵国安被酷刑致死后,为了掩盖迫害真相,陈国庆到处造谣说:赵国安有病,住进了医院,已经办了病保出去了。

赵国安被致死后那一段时间,他的卡上还有钱,恶警暗示陈国庆把赵国安卡上的钱给他们买东西吃。

在恶警眼里,因为陈国庆迫害有功,给了他很高的减期,提前解教。走的那一天,陈国庆趾高气扬。可是,没有半年时间,陈国庆就因为吸毒没钱盗窃被抓,在看守所,他承认是中共的劳教所迫害死了赵国安,不是有病住院办了病保出去了。

被迫害致死的真相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四日上午九点左右在车间,当时大队教导员马华亭和一中队管生产的都正涛坐在门口的办公桌旁。赵国安站起来说:“马教导,我想找你谈谈心。”马华亭抬起头说:“等一会。”马华亭走出车间没有多长时间,贾志刚安排人到车间喊赵国安出去。在隔壁的谈话室(实际上是刑讯室),赵国安向马华亭声明自己反转化,坚持修大法,遭到了野蛮毒打。

赵国安回到车间时,在自己的座位前自言自语的说:“我就是相信法轮功好。”跟在身后的包夹李小牛说他喊口号,从背后捂住赵国安的嘴,并把他扑倒在地。于是贾以莫须有的罪名强迫赵国安上老虎凳,就在一中队教室旁边的谈话室里。从谈话室门前经过时看到过,赵国安被小细绳捆起来,双手背后,坐在一张凳子上,双脚捆在椅子上,下边垫的是砖头。参与迫害的吸毒犯说,吃饭、上厕所都不松开,看到赵国安闭上眼睛,要么扇巴掌,要么用手提背后的细绳往上拉,疼的赵国安大叫。吃饭时,随便喂两口,就把饭倒进厕所。他们私下里讲起来还哈哈大笑,把迫害赵国安当作开心的笑话讲。

酷刑演示:老虎凳
酷刑演示:老虎凳

十二月二十八日下午,三大队安排洗澡(一年就洗这一次澡),在澡堂门口,大队教导员马华亭问法轮功学员李进科:“你为什么不干活?”李进科说:“贾队长指使那几个包夹天天打我骂我。”马华亭说:“晚上我找你谈心。”旁边的三大队秘书闫磊说:“晚上你有时间?”马华亭马上恍然大悟说:“晚上有事,隔天吧。”我当时站在旁边,看着闫磊说话的神情,很奇怪:他们晚上能有什么事?

十二月二十八日晚上十点半收工回来,走到宿舍楼门口,看到副所长姜清泰和管理科、教育科的几个人往出走,神情很严肃。刚进楼,就感到气氛不一样,如临大敌。贾志刚面色苍白,站在办公室门口;闫磊站在过道里,反复强调:不准说话,进了就睡觉。还对各班门口值班的人员交代:看好,谁也不能说话。当时的感觉就是赵国安被迫害致死了。闫磊说的晚上“有事”,原来是早已安排好了要酷刑迫害赵国安。

事后才知道为了完成全年的“转化”指标,所长闫振业、副所长姜清泰丧心病狂的对赵国安进行残酷迫害。三大队抽出十一名恶警,伙同所里的恶警,对赵国安大打出手,致使赵国安出现生命危险,被送往所外医院抢救。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九日赵国安含冤去世。

这次对赵国安用刑的是由大队长师宝龙、马华亭带领,参与者有刘天勋、贾之刚、谭军民、李新杰。这些凶手都是三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魁祸首。后来师宝龙道出了一点迫害内幕:当时给赵国安连上十绳,上第十绳时,竟然持续一个多小时没松绳,直到赵国安出现了生命危险才不得不松开。按他们恶警内部规定,最多只能上九绳,一绳三到五分钟就必须松绳,否则会致人伤残,甚至生命危险。

赵国安被致死时的惨状

以下是赵国安的妻子讲述的赵国安被致死后的情况: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三十日上午十点多,劳教所派人到儿子上班的地方说国安得急性心肌梗塞抢救无效死亡,时间是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晚上。劳教所把我们安排在一个宾馆,派来一个姓马的,一个姓赵的,还有个劳教所的卫生员姓张。姓赵的讲国安不听话,在车间喊“法轮大法好!”被关禁闭三天,还被绑在椅子上。我们问关禁闭的让吃饭没有?他三个支支吾吾说不清。问抢救没有?说打电话急救车没去。问身上有伤没有?说下巴碰烂点皮,只给他使点小压力。深夜让我们去看遗体,我们没去。

十二月三十一日(第二天),我们十几人到许昌第三医院。三楼一个大屋子,锁着门,说是特殊人员,没有警察发话谁也不许开门。进屋看到国安衣服已穿好,整过容了,两只袖口也用布条扎着。我把丈夫的衣服解开,看到:

整个下巴底下和脖子皮肉全都没有了,鲜红红的一片;胸口上部拳头大一块皮肉也没了,肩膀前指头粗的绳印勒进身体一道血烂沟,小腹全是紫色的。解开布条扎着的袖子,看到两手肿得象两个大馒头。再往下看,两只脚脖子有皮带宽的紫圈。脚和腿浮肿。用指头按按,国安的额头往下陷,还带着没长好的伤块。我把丈夫扶坐起,脖子后有很粗的绳印,从耳朵到整个后背全是紫色的。

得急性心肌梗塞怎么全身是伤?我哭喊着大声质问,劳教所的人避而不答。我哭喊着冤死的丈夫,你是被劳教所打死的。医院的人非但不同情受害者,反而责备我影响安静,强行将我抬了出来。

下午许昌检察院来了二人应付差事,说是去劳教所调查了,却一会儿说五点发现,一会儿说七点发现。我们把他的调查本拿过来看时,他马上夺过去说调查的不算,乘机说不管我们的事了。劳教所姓赵的一看更来劲了,说检察院不管他们也不管了。我女婿刚说了几句,他们便往漯河110打电话,要调查我女婿,威逼我们谁再多说不让谁参与;恐吓年轻的儿子和亲属,不签字就啥都不管了。因受恐吓,也没钱办后事,强忍着收下劳教所付给的7000元钱。

做恶者罪责难逃

赵国安被迫害死后,劳教所极力掩盖,直到该消息被曝光后,才撤销了贾子刚的中队长职务,任三大队秘书,刘天勋调到一大队。

贾子刚此人是河南许昌县榆林乡人,是劳教所“四大恶人”之一,调入三大队之前曾有两次因致人伤残而受到处分,其中一次差点被判刑。二零零二年夏调入三大队一中队任指导员。由于此人本性凶残,迫害大法弟子特别狠毒,很快就取代了刘天勋一中队中队长的职务。几年来,贾子刚直接动手参与了对本中队法轮功学员的酷刑折磨,致使十多人伤残。比较突出的有:济源县大法弟子手臂致残案;信阳大法弟子李炳耳朵失聪案;商邱大法弟子岳彩云致残案;安阳大法弟子王玉昆下肢伤残案;南阳大法弟子李进科致残案;舞阳县大法弟子赵国安死亡案;以及其他大法弟子王雷(周口市)、吴军庆(漯河双汇集团干部)、赵永忠(焦作孟州市)、邢伟伟(许昌县)、刘俊堂(山东冠县)、叶红春(太康县)、曹桂文、雷中长、王俊等伤残案等等。

贾子刚身体常年有病,药不离口。为了治病,各个医院都跑遍,还尝试各种偏方都无效。一天,他在车间门口对恶警徐祖盛说:“别人介绍了个偏方,吃中药,感觉效果不错。”徐祖盛讨好的说:“如果成功,这可是警察用偏方治好病的榜样。”

多次参与迫害赵国安的徐祖盛,在一天晚上的值班室,差点一口气上不来憋死了。第二天早晨,在劳教所院内跑步时,贾子刚问徐祖盛:“现在感觉怎么样?”徐祖盛说:“没事了。”

二零零四年六月的一天中午,狂风大作,电闪雷鸣。因为怕雨飘进车间,大门被关了。雨停后,开了大门,看到车间对面的一颗大树被雷劈了。那个时期,正是劳教所迫害庞良、王俊、吴军庆、李进科、岳彩云等最严重的时期。

人得病、遭灾,实际上都是做恶的报应。劳教所内的所谓死亡指标不是保护伞,给不了你健康身体,也保佑不了你未来的平安。不是不到,时候未到。面对雷劈大树的警示还不清醒,等到恶报临身时,后悔也晚了。

from 明慧网今日文章(仅供海外读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5/22/赵国安被河南省第三劳教所迫害致死经过-348552.html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from 明慧要闻 https://minghuiyw.wordpress.com/2017/05/22/%e8%b5%b5%e5%9b%bd%e5%ae%89%e8%a2%ab%e6%b2%b3%e5%8d%97%e7%9c%81%e7%ac%ac%e4%b8%89%e5%8a%b3%e6%95%99%e6%89%80%e8%bf%ab%e5%ae%b3%e8%87%b4%e6%ad%bb%e7%bb%8f%e8%bf%87/
via 退出共产党 via facebook via 大纪元 via 看中国 via 《伪火》 via 《九评共产党》下载 via 推特 via 明慧网 via 神韵 via Google+ via Google+ href=”https://cn.ntdtv.com/?ref=da&site=wordpress”> 新唐人 via 希望之声广播电台 / via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