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发父母艰难上访路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五月五日】辽宁省朝阳市建平县八十三岁赵金馀和七十六岁的陆凤珍两位老人,为了冤狱中的儿子,二十年来奔波在朝阳、沈阳、北京不断上访,并向当地公检法及国家司法、行政机关邮寄了三百多封上访信为自己的儿子伸冤。二零一七年三月十一日,陆凤珍老人再一次在北京最高法院,被朝阳市驻京办截回当地,老人曾三次报警。
老人的儿子赵宏莉,今年四十八岁,原辽宁省朝阳市建平县纺织机械厂技术工人,三次被冤判累计刑期达二十四年,目前在在锦州监狱遭受迫害。赵宏莉二零一三年九月七日晚在家被警察绑架、毒打,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五日被构陷开庭,第三次被非法判刑六年。
为上诉,老人到朝阳中法要赵宏莉的判决书,法院拒绝不给。仅仅一个判决书,就让这位年逾花甲的老人奔波京城六次,最后才通过司法部、监狱管理局,锦州监狱狱政科在二零一四年给复印了一份朝阳中法的判决书。
为了申诉再审,无数次的进京上访,老人被截回、被骂、不知流了多少泪,甚至给人下过跪。
为了让儿子的冤案能够立案,老人遭到了多少嘲笑啊甚至拘留、被跟踪、威胁、恐吓、谩骂、下药,几次遭遇生命危险。以下是陆凤珍老人上访过程中的片段。
为了上访,躲开截访人员和社区人员的监视,老人有家也不能归;
在监狱,老人看到被打的面目皆非的儿子,曾伏地痛哭;
在北京最高法院立案大厅,老人的上诉资料被朝阳驻京办劫访人员抢走,老人嚎啕大哭;
在被跟踪后被一善良母子掩护下才走脱;
寒冬的夜晚被撵下火车;
在备受委屈回到家中,怕生病的丈夫担心躲到外面压抑的哭;
被翻包,被窃听,被下药后,浑身酸软,昏昏沉沉……
这只是老人漫长上访路上所遭遇的冰山一角。多少次老人在看到身边一起上访的人莫名失踪、死亡后,也曾想过退缩可是一想到冤狱中的儿子骨瘦如柴,几次面临死亡,老人就泪如雨下。也曾有政府人员打电话说,不要在上访了,可以给你一些补偿,老人坚定的说:我不要你的钱,只要赵宏莉无罪释放,哪怕是要饭我也心甘情愿。
老人的儿子赵宏莉一九九二年时还是个面目清秀,性格腼腆、一说话就脸红的小伙子,和人一起做的文物生意,发现他们是骗子以后,打算要回自己投资的两万块钱,却被判误入圈套,那人向公安局报案谎说赵宏莉偷了他家的钱,致使赵宏莉被非法批捕。一九九二年检察院、法院因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将案卷退到公安局。公安局连夜将两个重要的涉案人员放走。案卷退到刑侦科后一呆就是两年多,在严重羁押超期的情况下直到一九九四年十二月,建平县公检法在县委领导的行政干预下,一审以盗窃罪被冤判六年([1994]建刑初字第273号)。因上诉遭到报复,二审又被改判为十年徒刑(刑事诉讼法第226条规定上诉不加刑)。
在被第一次冤判后,赵宏莉在狱中喜得大法,小时无钱医治的先天性心脏病不治而愈,成了一个健康人。出狱后,赵宏莉与妻子到朝阳做压制面条买卖,找人接三相电源设备时,被国保警察绑架。二零零四年,赵宏莉被朝阳市双塔区法院以所谓印制法轮功宣传品为由非法判刑八年,在监狱中遭受了野蛮灌食、上“死人床”等酷刑折磨,被抬出来时只剩下六十多斤,正值壮年的大小伙子呀,只剩下一付骨架了,家属要求放人,狱方拒绝。请求医治,狱方声称家属必须承担赵宏莉的所有的医药费及负责看管赵宏莉的两名警察的吃住及工资等一切费用。 赵宏莉的老母亲无钱支付,望着濒临死亡的儿子痛哭着离开。
二零一三年九月七日晚十九点,建平县国保大队队长姜杰带五、六名便衣警察闯入赵宏莉家,两脚踢开门,一拥而上,把赵宏莉从炕上打倒在地,拳打脚踢,当时脸就被打的面目皆非,厉声惨叫,吓得赵宏莉十一岁的女儿哇哇大哭。建平县国保大队队长姜杰嚣张的喊:“打、打,法轮功打死不偿命。”赵的妻子冲进屋内大喊:“你们这是干什么?简直是土匪。”警察这才住手,随后他们把赵宏莉拖到门外扔到土坡上,赵宏莉再一次发出厉声惨叫。警察把他家翻了个遍,赵宏莉衣兜里二千元钱不翼而飞。
送到看守所时,看到被打的面目皆非的赵宏莉,高姓所长震惊的问你的脸怎么了?赵宏莉指押送人说:“是他打的。”所长又问:“他为什么打你?”赵宏莉又指押送人说“你问他”。
姜杰对赵宏莉的妻子王新平说:“你家再拿七万八万的,(原先已经拿过去二万一千元)我就判三缓三,三年内不许他在建平待着,如果让我见到他,见他一次打他一次,如果他敢告我,我叫他后半生生不如死,他告到哪,也是我说了算。”
在看守所里,姜杰就象疯了一样往死里打赵宏莉,看守所驻检怕把赵宏莉打死,又制止不了,于是将打人的情景拍照下来,录像下来。赵宏莉被抓后妻离子散,九死一生。
审判长李岩在开庭前一天找律师郭莲辉谈话:“如果你敢在开庭辩护时,说一个打字,我就停止你的辩护权”,这就是当今法制中国!
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五日开庭,到二十分钟左右,赵宏莉站立不稳,公安给搬个凳子坐,才坚持开完庭,赵宏莉连陈述都没陈述。
因为不放弃信仰,在看守所审讯室又遭到了国保警察酷刑折磨。一警察看到瘦弱的赵宏莉,担忧的问姜杰:他刚从监狱回来,身体怕是承受不了。姜杰说:法轮功打死没事。赵宏莉被打的奄奄一息,警察害怕了,为了推卸责任,叫赵宏莉的妻子去看守所陪护,驻看守所检察官怕摊责任给录了像。家人随后去理论,姜杰叫嚣说,就是要拿赵宏莉做典型,杀一儆百。
非法开庭前一天,建平法院法官李岩威胁赵宏莉的辩护律师,在庭上不能提赵宏莉被酷刑暴打一事,否则停止你的辩护权。年逾六旬的郭莲辉律师气的手直哆嗦。
律师查阅卷宗时,发现法院在判决书上把发彩信的数量从十个改成七十七个;律师抽查了十个发彩信的手机号只有四个是赵宏莉发的,那六个号没法证明是赵宏莉发的。光盘三十四张写成三十七张;赵宏莉以破坏法律实施罪被非法判刑六年([2014]建刑初字第二号),送到锦州监狱。
十几年来,为了儿子的三次不白之冤,两位老人风餐露宿多次奔波在各级司法机关,信访办、中纪委、人大……在家的时间从未呆过一个月。为了能够立案两位老人不知流了多少泪、吃了多少苦、跑了多少冤枉路,耗尽了一生的积蓄,以致家徒四壁,破败不堪。因为上诉老人被迫与其他儿女断绝关系,怕儿女受到株连,受到骚扰,但另一个儿子家的孙女还是受到了株连不能当兵。
赵金馀老人曾经因为惊吓尿湿了裤子,寒冬的夜晚被撵下火车,漫漫上访路上多少的辛酸和眼泪呀,老人从来不敢把自己的委屈和艰辛向人提及,怕亲人担心害怕,怕亲人不再让自己去上访。如今八十三岁的老父亲由于常年的奔波和精神压力身体早已不适,上访的路上只有陆凤珍老人一个人还在奔波着。
恳请正义人士伸出援助之手,让这饱经风霜的一家人早日团聚。
参与此案的部份人员:
姜杰,男,五十七岁,建平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姜杰手机:15566792186、13842168008办电:0421-7829155。
(妻:李佳艺 富山中学政治教师,手机:13942155262家住西环岛馨盛家园。)张立慧,男,建平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副大队长。家住中国银行附近。手机:15566792562、687962、13500412155、677566 办电:0421-7829650
张平,公诉科副科长0421- 7813094 13898239231
李岩,建平法院法官 15642629028

[[ This is a content summary only. Visit my website for full links, other content, and more! ]]

from 明慧网今日文章(仅供海外读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5/5/白发父母艰难上访路-346737.html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from 明慧要闻 https://minghuiyw.wordpress.com/2017/05/06/%e7%99%bd%e5%8f%91%e7%88%b6%e6%af%8d%e8%89%b0%e9%9a%be%e4%b8%8a%e8%ae%bf%e8%b7%af/
via 退出共产党 via facebook via 大纪元 via 看中国 via 《伪火》 via 《九评共产党》下载 via 推特 via 明慧网 via 神韵 via Google+ via Google+ href=”https://cn.ntdtv.com/?ref=da&site=wordpress”> 新唐人 via 希望之声广播电台 / via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